最新资讯
会员注册
*
*
*
我已阅读并同意账号使用协议
忘记密码
*
*
*
*
信息提醒

确 定
信息提醒

确 定 取 消
在线客服
立言动态

《2020硅谷指数》指标体系及评价结果

   

2020年7月,由硅谷联合投资和硅谷社区基金会联合制定并发布的《2020硅谷指数》已由我中心编译完成。

《硅谷指数》于1995年首次发布,往后每年年初发布,用于反映上一年度硅谷的整体发展状况,带来了硅谷新的发展动向与趋势,为全球科技集聚提供了一份具有参考价值的硅谷年报。

一、评价体系的修订

《硅谷指数》自发布以来,其评价体系经过了两次修订和完善。

1995—1998年用于评估硅谷现状的框架,主要分为经济指标和生活质量指标两个部分。经济指标通过就业数量、就业质量、商业活力来测度;生活质量指标则是包括教育、建筑环境、自然环境、社区卫生、儿童和青少年、公民参与和政府治理6个指标来测度。

1999—2005年用于评估硅谷现状的框架,主要由区域趋势指标和2010年目标进展测度指标组成。区域趋势指标以年度为基础,总体上反映硅谷某些关键性的经济变化,追踪硅谷就业、产业集群、企业流动、收入、商业空间与租金、互联网等方面的进展情况,各年度的具体指标内容不统一。2010年目标进展测度指标从硅谷的创新经济、宜居环境、社会包容性、区域治理测度目标完成情况。

在2006年之后将上述两部分合二为一,形成了统一的指标体系,确定了人口、经济、社会、住所、治理的主体框架,一直沿用至今。该指标体系主要分为三级,具有较大的灵活性,除一级指标相对固定外,每年的二级指标和三级指标并不完全一致。

《2020硅谷指数》由5个一级指标以及人才流动和多样性、就业、收入、创新创业、商业空间、高等教育、学前教育、艺术与文化、健康质量、安全、慈善、住房、交通、土地利用、环境、地方政府财政、公民参与和公民代表18个二级指标,以及125个三级指标构成。具体指标体系如表1所示。


image.png

二、硅谷现状

根据硅谷指数的评价结果显示,硅谷地区创新竞争力强劲,拥有高教育水平的劳动力人口结构、充裕的风投资本、多元的思想文化等良好基础和优势,但也面临生活和商业成本高昂、基础设施建设滞后、社会治安恶化、人口增速减缓等挑战。

1.评价指标看优势

(1)优质的教育质量和丰富的高端人力资源

2019年硅谷的高中生毕业率为87%,其中达到加州/加州州立大学要求的毕业生比例达56%,高于加州整体水平;在八年级学生数学成绩达到或超过加州标准测试的比例上,硅谷一直高于加州总体水平。同样的,学前教育在硅谷受重视程度更高,幼儿园入学率达60%,而加州和美国整体水平为49%和48%。硅谷地区良好的创新创业环境和自然环境也吸引了大批世界高端人才,人口受教育程度明显高于加州及美国其他地区。拥有本科以上学历的人口占53.4%,这一比例在加州和美国分别为34%和33%。高教育水平的劳动人口结构,为硅谷地区的创新创业发展提供了充足的智力保障。

(2)创新文化与风险资本相结合

高效的市场化风险体系与创新创业文化是硅谷保持竞争优势的关键驱动力。硅谷和旧金山地区是美国资本活跃度最高的地区,产生了加州79% 的风险投资、76% 的天使投资、17% 的企业并购以及68%的巨额交易,融资的能力也非常突出、占全国IPO总额的7%。专利注册也是硅谷经济快速发展的创新引擎。报告显示,硅谷的专利注册量共计18455项,占加州总量的54%,其中通信行业的注册量增长迅速,占总量的45%。硅谷是美国乃至全球知识、技术与资金的集散地。

(3)具有多元的思想文化

据《2020硅谷指数》最先数据显示,硅谷地区外籍人口占38%,特别在核心工作年龄段(25至44岁)中移民占39%,其中计算机和数学领域占比为65%,建筑和工程63%,自然科学51%,金融服务领域47%,医疗卫生领域49%。人口的多元化推动了硅谷地区多元思想文化的发展,有利于创新思想的迸发。

2.评价指标看挑战

尽管硅谷地区是当前美国乃至世界领先的创新地区,但随着企业数量大幅增长、人口大量涌入、生活商业成本高昂、交通拥堵、社会治安恶化、基础设施建设滞后等问题日益突出,制约了硅谷创新创业的持续发展。

(1)生活商业成本高昂,经济压力增大

硅谷的生活商业成本不断上涨,经济压力不断加大。主要表现在:一是房价高且住房供应不足。硅谷的房价比加州和整个美国都要高得多,房价中位数高达112万美元,同期加州为48.7万美元,全美国为25.1万美元。尽管在过去三年中,新建住房供应量与人口增长同步,但硅谷的平均家庭规模仍在持续增长,这大概是由于缺少可用或负担得起的房屋造成的。25.2%的硅谷居民住在多代同堂的家庭里,37%的年轻人与父母同住,10.6%的家庭选择合租。二是硅谷地区物价昂贵导致生活支出在美国所有创新地区中数一数二。按最低工资标准15美元/小时或以上计算,能自给自足赚取最低工资维持生活的家庭类型也只有没有孩子的双职工家庭。三是硅谷地区的商业成本是全美最高的地区之一。据报告最新数据显示,硅谷商业空间租金持续上涨,工业空间达1.25美元/平方英尺,办公空间达4.95美元/平方英尺,高于美国其他许多地区。硅谷的高工资也给企业造成了巨大的人力成本压力,增加了创业的成本,一些中小型的公司也选择了离开硅谷。生活商业成本反映了一个家庭、一个企业的经济负担,直接影响区域的吸引力和创新竞争力。

(2)交通拥堵严重

由于出行人数大增,公共交通和道路设施建设滞后,硅谷的交通越来越拥堵。报告显示,有6.6%的硅谷员工每天上下班的时间超过3小时,每天因交通拥堵而损失超过8.1万个小时,这相当于每年损失地区生产力34亿美元。交通出行结构和城市布局不合理是导致交通拥堵的重要原因。尽管硅谷私家车出行的比例在缓慢下降,但在2018年仍有近四分之三的通勤者选择私家车出行,这样的交通出行结构不利于城市道路通畅的发展。城市布局不合理使得人们工作地与生活地距离拉大,强化了对交通工具的依赖。每天有30多万圣克拉拉和圣马特奥县的居民往返于其他县上班,这给城市的交通带来了沉重的压力。

(3)社会治安恶化

硅谷贫富差距不断拉大,地区治安问题突出。据估计,硅谷13%的家庭拥有全部财富的75%,0.6%的富人拥有全部财富的10%。贫富差距引发社会心理失衡, 使得社会整体公平遭到破坏,社会犯罪率不断上升。2018年,硅谷共发生1249起强奸案,8829起暴力犯罪,每年约有3000多辆自行车被报告失窃。

(4)人口增长率显著下降

硅谷人口增长率较去年同期明显下降,从2018年7月到2019年7月,硅谷人口增加了不到7000人,这是自2005年以来的最低人口增长率。造成这一变化的主要原因是出生率的下降和从硅谷地区迁往美国其他地区的人数剧增造成的。随着女性教育水平的提高,工作生活压力加大,生育率持续下降;随着房价飙涨,交通日益拥堵,环境越来越差,导致大量的本地的居民选择搬出硅谷。

(5)种族差异明显

人口多样性成就了硅谷,也限制了硅谷。在硅谷,种族差距明显。一是教育方面,高中毕业率可以衡量高等教育水平的优劣,在硅谷,亚裔学生比该地区平均水平高9个百分点,而西班牙或拉丁裔学生比地区平均水平低11%;二是收入方面,2018年,白人居民的人均收入为82,810美元,而西班牙裔或拉丁裔居民的人均收入为28,960美元;三是政府行政方面,在硅谷,亚太居民的比例相对较高,当地民选官员中有15%是亚裔,黑人或非裔美国人的比例占4%。



(资料来源:本站)

发表评论(已有0条评论)
点击查看
欢迎您>匿名用户

京ICP备05079499号
版权所有:北京立言创新科技咨询中心
CopyRight 2002年1月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