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
会员注册
*
*
*
我已阅读并同意账号使用协议
忘记密码
*
*
*
*
信息提醒

确 定
信息提醒

确 定 取 消
在线客服
立言观察

促进数字经济与服务经济融合发展

   

形成服务业主导的经济结构是我国经济转型升级的战略选择。随着数字经济时代的到来,其与服务经济的融合发展,对于推动服务业转型升级、促进经济结构调整以及保障民生就业意义重大。根据中国信息通信院数据,我国数字经济对于服务业的渗透比例明显高于农业和工业,2019年,我国数字经济在服务业领域的渗透率达到37.8%,而工业和农业分别仅为19.5%和8.2%。

尽管我国数字经济和服务经济的融合程度越来越高,但我国数字经济与服务经济的融合仍存在一些问题和不足:一是数字化程度不高。数据碎片化、数据壁垒、信息孤岛现象仍然存在,服务APP化弊端日益凸显,数据利用效率不高;服务业数字化集中在营销、业务和IT等方面,主要为单点效率提升,尚未形成一体化数字解决方案。二是服务业数字化的渗透率偏低。截至2020年3月,我国网民规模达9.04亿,但生活服务日活跃用户规模约1.5亿,占比仅为16.6%;用户年龄层的覆盖面有待拓宽,老年人数字鸿沟问题日趋严重。三是服务业数字化水平不均衡。生活服务业的数字化程度相对于金融、信息服务等生产服务业来说偏低,生活服务业细分领域的数字化程度差异也较大;产业链数字化发展不均衡,上游原材料供应、中物流运输环节的数字化程度亟待提升。四是服务业因其丰富的业态已成为孕育新职业的摇篮,但大量服务业新业态尚处于起步阶段,新职业从业者面临培训体系不完善、上升空间有限、社会保障缺失等诸多问题。

美国经济学家鲍莫尔指出,由于服务业部门所提供的产品本身就是最终产品,没有使用资本和新技术的空间,而制造业部门不断增长的资本和技术使得其实际工资水平上升,也会相应提高服务业部门的工资水平,但是服务业部门所增加的生产成本却不能被生产率的提高所抵消,因此,服务业部门的成本将变得越来越高,这就是服务业的“成本病”问题。

随着发达国家工业化的完成,服务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不断提高,虽然服务业劳动生产率处在较高水平(图1),但是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的增速却较为缓慢,1998-2017年,法国、德国、日本、英国和美国的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的年均增速分别为0.46%、0.22%、0.08%、1.06%和1.15%,服务业劳动生产率增长缓慢也是导致发达国家经济增速放缓的重要原因。相对而言,我国同期的服务业劳动生产率年均增速高达6.63%(图2),一定程度上支撑了我国经济的持续快速增长,而数字经济与服务经济的融合发展,则是助力解决 “鲍莫尔成本病”、推动服务业劳动生产率提升的重要因素。

image.png

image.png


数字经济推动服务经济发展,作用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数字技术广泛应用和数据成为关键生产要素,改变资源使用模式,提高原有生产要素(人力、土地等)的价值转化效率,推动服务业运营效率和服务效率的提升;二是数字经济创造新服务业态和新就业形态,促进相关利益主体共荣共生,推动劳动力从低生产率部门转向高生产率部门;三是数字经济深化服务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现供需有效连接与精准服务,推动传统业态数字化转型。

服务业数字化对于北京市社会经济发展、结构优化、民生改善等意义重大,建议从顶层设计、应用创新、要素支持、治理能力等多层面统筹推进,推动服务业数字化转型,助力北京市服务业高质量发展:

一是将数字化转型作为服务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出台推动服务业数字化的指导意见或专项行动方案。明确服务业数字化转型的方向、重点和路径,完善政府、企业、社会的协同治理模式;加强大数据顶层设计,建设数据标准体系和共享基础设施,推动服务业大数据有序开放共享;对不同细分领域制定差异化支持政策,重点支持医疗、健康、教育等民生关切的数字化转型需求。

二是加快数字技术在服务业的融合应用,充分发挥数字技术价值。设立服务业数字化转型促进中心,为服务业企业提供需求撮合、转型咨询、解决方案等服务;推进服务业线上与线下、商品与服务的融合发展,培育和发展新业态新模式;引导、支持服务业平台企业提供针对性强、使用便捷、成本合理的服务业数字化基础设施;充分整合、优化、提升现有数字基础设施和应用系统,避免重复建设,强化统一入口,支持“北京通”接入北京特色服务以及多元化服务内容,将“北京通”打造成为北京智慧城市统一入口、北京移动政务和公共服务平台。

三是加大服务业数字化转型的政策支持力度,拓宽企业融资渠道。市财政和预算内投资安排服务业转型专项资金和服务业转型引导资金,对企业上云、数字化设备/服务购买等进行补贴和税收优惠;鼓励商业银行提供数字化专项优惠信贷,支持符合条件的企业通过发行股票、债券等多渠道融资。

四是进一步明确支持服务业新业态发展的举措,提升从业者数字技能。完善服务业新业态的负面清单制度,建立多元化的新就业形态和新职业伤害保障体系;政府部门、行业协会、职业培训学校和服务业平台企业共建实训基地,建立有针对性、低成本、可触达的培训体系,提升北京市服务业从业人员的数字技能,拓展服务业新职业从业者的职业发展空间。

五是通过试点示范,带动服务业整体的数字化转型。选择一批经营基础好、技术接受程度高的商圈、写字楼、步行街等,打造服务业数字化转型试验区/示范区,发挥重点企业数字化转型示范作用;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开放政府资源等方式,为服务业数字化转型提供新的应用场景,在公共治理中推广使用数字化服务;鼓励支持5G、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在服务业试点应用,形成基于云的低成本数字化解决方案供给能力,降低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壁垒。

(资料来源:吴琦,作者单位:盘古智库)

发表评论(已有0条评论)
点击查看
欢迎您>匿名用户

京ICP备05079499号
版权所有:北京立言创新科技咨询中心
CopyRight 2002年1月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