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
会员注册
*
*
*
我已阅读并同意账号使用协议
忘记密码
*
*
*
*
信息提醒

确 定
信息提醒

确 定 取 消
在线客服
立言动态

《全球竞争力报告2018》评价体系修订及评价结果

   

自世界经济论坛在1979年出版第一版《全球竞争力报告》(The Global Competitiveness Report)以来,该系列一直在为世界各地的政策制定者和其他利益相关者提供长期增长动力的年度评估。特别是中国国内发表的各种有关竞争力评价的研究报告,无一不以《全球竞争力报告》的评价体系为参考标准。

《全球竞争力报告》是衡量全球各经济体促进生产力发展和经济繁荣程度的重要参考。该报告能够参与建设长期、整体、灵活和有远见的领导力,以此构造未来富有竞争力的经济体,并为所有社会成员提高生活水平和提供机会。

未来的全球竞争力赢家,不仅需要具备健康的政治、经济与社会体系,还要为应对第四次工业革命做好充足的准备。

一、评价体系的修订

《全球竞争力报告》自发布以来,其评价体系经过了4次修订和完善。

1979—2001年用于评估全球竞争力的框架,由“增长竞争力指数”和“微观经济竞争力指数”构成。“增长竞争力指数”是宏观经济环境、机构竞争力、技术竞争力三大指数的综合;“微观经济竞争力指数”则是以迈克尔·波特著名的国家竞争论为理论基础基础,主要评估公司运营战略和国家商业环境质量,以检验国家生产力的微观基础。

2001—2008年用于评估全球竞争力的框架,主要由两大指数合成。一个是“全球竞争力指数”(Global Competitiveness Index, GCI),由Sachs与McArthur两位教授于2001年提出;另一个是“企业竞争力指数” (Business Competitiveness Index, BCI),由迈克尔·波特(Michael Porter)于2000年提出。在GCR的架构中,以GCI为主要指标,BCI辅助指标。GCI又从三大层面来评估:宏观经济环境的优劣、国家的政府公共部门的素质、以及科技的准备程度。

2008—2017年世界经济论坛用于评估全球竞争力的框架,由基本条件、效率提升、创新与成熟度因素三个模块组成。

本次年度报告对全球竞争力评价标准进行了较大调整,推出了全新的全球竞争力指数4.0(Global Competitiveness Index,简称GCI 4.0)。该指数阐述了第四次工业革命中一组对生产力至关重要的新因素,并提供了评估这些因素的新工具。

世界经济论坛专家组认为,评价体系的修订具有必要性,一是要更好地将《全球竞争力报告》维度与政策变化保持一致;二是提高指标的质量、及时性和可分析性;三是确保《全球竞争力报告》能更好地把握变得日益重要的现象,如宏观经济环境、数字化趋势、人力资源、商业活动与创新能力之间的联系等;四是有利于对数据进行背景分析,审查各成员国之间结构差异的影响,以便为决策提供更有力的证据。

2008年大萧条的持续影响与第四次工业革命(4IR)的聚集步伐相结合,表明了更新竞争力指数的必要性。当前,世界经济论坛正在引入新的全球竞争力指数4.0,这是一个急需的经济指南,它建立在40年长期竞争力驱动因素基准的基础上。在将第四次工业革命概念化之后,世界经济论坛通过将4IR的概念纳入竞争力的定义,为全球思路和政策制定做出了贡献。

该指数将其完善的方面与推动生产率和增长的新兴杠杆相结合。强调了人力资本、创新、适应性和敏捷性的作用,不仅是驱动因素,而且也是4IR中经济成功的特征。并要求更好地利用技术促进经济跨越,但也提醒只能作为具有竞争力的其他因素的整体方法的一部分。最后,为冷静面向未来和合理的政策制定提供客观的,数据驱动的分析。

世界经济论坛基于所有测评国家创建开放的、允许创新蓬勃发展的生态系统,成为全球人才和投资选择的目的地和全球价值链的中心,《全球竞争力报告2018》又一次对测量框架和指标体系进行了较大的修订。以帮助成员国更好的评估绩效,跟踪关键方面的进展,确定政策优先事项,提高其决策的支持作用,更好地区分有利环境、人力资本、市场及创新生态系统的影响。

新的测量框架(评价体系)由四个模块(一级指标)和十二个维度(二级指标)组成,其中包括反映有利环境的一个新维度。将过去的十二个维度进行了重新划分。删除了80个指标(三级指标,下同),增加了64个新指标,指标数量从114个减少到98个。

(一)重新划分模块

与《全球竞争力报告2017-2018》的评价体系进行比较(附表1),为了更好的区分有利环境和人力资本,市场以及创新生态系统的影响,将原来的三模块修订为四个模块。

在此基础上将原来的12个维度进行了修订并按照4个模块进行了重新划分。其中:增加了“信息通信技术采用”维度,以更好地描述具体信息和通信技术(ICT)的传播程度,降低交易成本,加快信息和创意交流,提高效率并激发创新;将“卫生和初等教育”这一维度更改为“健康”,以描述更健康的人具有更多的体力和精神能力,更富有生产力和创造力,随着预期寿命的增加,他们倾向于在教育上投入更多。更健康的儿童成长为具有较强认知能力的成年人;将“高等教育和培训”及“技术准备”两个维度合并为“技能”,以更好的展现教育赋予劳动力技能和能力,受教育程度高的人口生产力更高,因为他们拥有更强的集体能力来迅速完成任务和传授知识,并创造新的知识和应用。

附表1  《全球竞争力报告2017-2018》和《全球竞争力报告2018》评价体系比较:主要分组和维度

《全球竞争力报告》 2017-2018测量框架

《全球竞争力报告》 2018测量框架

基本条件

 

制度

有利环境

制度

基础设施

基础设施

宏观经济环境

信息通信技术采用

卫生和初等教育

宏观经济稳定性

效率提升

高等教育和培训

人力资本

健康

劳动力市场效率

技能

商品市场效率

市场

产品市场

金融市场发展

劳动力市场

技术准备

金融体系

市场规模

市场规模

创新与成熟度因素

商业成熟度

创新生态

系统

企业活力

创新

创新能力

(二)删除、修订和新增评价指标

《全球竞争力报告2018》在保持其前身目标的同时,GCI4.0重新考虑了决定生产力及其衡量标准的因素:在98个指标中,保留了以前的34个指标,其他64个为全新的指标。新方法包含了所有文献和专家认为对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的生产力至关重要的因素。

修订后的《全球竞争力报告》测量框架、维度和指标如附表2。

附表2                 全球竞争力指数(GCI)指标体系(2018年版)

模块

维度

指标

有利环境

制度

安全

有组织犯罪的商业成本

每10万人口故意杀人案件数

恐怖主义发生率

警察服务的可靠性

社会资本

社会资本

政府机关彼此之间的

相互制衡

预算透明度

司法独立

法律框架应对法规挑战的效率

新闻自由

公共部门绩效

政府管制负担

法律框架在解决纠纷中的有效性

电子参与

政府未来导向

透明度

腐败发生率

产权

产权

知识产权保护

土地管理质量

企业管治

审计和会计准则的力量

利益冲突监管

股东治理

基础设施

交通基础设施

道路网络质量

道路基础设施质量

铁路密度

列车服务效率

机场连接

航空运输服务效率

班轮运输连接

港口服务效率

公共服务设施

电力接入

电力质量

接触不安全饮用水


信息通信

技术采用

移动蜂窝电话用户

移动宽带用户

固定宽带互联网用户

光纤互联网用户

互联网用户

宏观经济

稳定性

通货膨胀

债务动态

人力资本

健康

健康预期寿命

教育和

技能水平

在职人员受教育程度

平均受教育年限

在职人员技能

员工培训程度

职业素质培养

毕业生技能

活跃人群的数字技能

找到熟练员工的容易度

未来劳动力教育

预期受教育年限

未来劳动力技能

教学中的批判性思维

小学教育生师比

市场

产品市场

国内市场竞争

税收和补贴对竞争的扭曲效应

市场主导程度

服务竞争

贸易开放

非关税壁垒的普遍存在

贸易关税

关税的复杂性

边境通关效率

服务贸易开放

劳动力市场

灵活性

冗余成本

雇佣及解雇实务

劳资关系合作

工资厘定的灵活性

积极劳动力政策

劳工权益

雇用外国劳工的容易度

内部劳动力流动



精英政治和激励

依赖专业管理

薪资和生产力

女性参与劳动力

劳动税率

金融体系

深度

国内对私营部门的信贷

中小企业融资

风险资本的可用性

市场资本值

保险费

稳定性

银行健全度

不良贷款

信用差距

银行监管资本比率

市场规模

国内生产总值(GDP)

货物和服务进口额

创新生态

系统

企业活力

行政规定

创业成本

创业用时

破产恢复率

破产监管框架

企业文化

创业风险态度

授权意愿

创新公司成长

接受颠覆性想法的公司

创新能力

交互和多样性

就业人员多样性

集群发展阶段

国际公约

多方参与合作

研究与开发

科学出版物

发明专利申请量

R&D经费内部支出

研究机构卓越指数

商业化

买方成熟度

商标申请量

注:资料来源《全球竞争力报告2018》。

 

二、《全球竞争力报告》评价结果

《全球竞争力报告》的评价对象涵盖了全球140个经济体。其中包括:美国、加拿大、日本、韩国等世界上经济发展水平领先的经济体,以及中国等新兴经济,具体排名见附表3。在《全球竞争力报告2018》中,对上述经济体做出的评价可概括如下[①]

(一)区域和国家结果

(1)排名前十的经济体。美国是最接近“竞争力前沿”的国家,也是最接近理想状态的经济体,新加坡和德国紧随其后,排名第2位、第3位,与美国竞争力水平差距较小。排在榜单第4~10位的经济体分别为:瑞士(82.6分),日本(82.5分),荷兰(82.4分),中国香港(82.3分),英国(82分),瑞典(81.7分)和丹麦(80.6分)。

(2)欧洲、北美及亚太地区表现突出。全球竞争力平均得分为60.0分。最高得分为美国,最低分为乍得,全球各地区之间的竞争力水平差距较大。欧洲和北美共占十大最具竞争力经济体中的七个席位,位于亚太地区的新加坡、日本和中国香港占据另外3个席位。其他地区明显落后,特别是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在最后10名中占了8个。此外,地区竞争力指数平均数虽然有助于全球经济体的统一比较,但各区域内仍存在巨大差异。这意味着经济在寻求竞争力方面不一定受到地理因素的阻碍。每个地区都存在过高或不足的现象,这表明需要采取积极的政策和领导。

 

 

 

附表3                      2018年全球竞争力指数4.0排名

排名

经济体

得分

排名

经济体

得分

1

美国

85.6

47

阿曼

64.4

2

新加坡

83.5

48

匈牙利

64.3

3

德国

82.8

49

毛里求斯

63.7

4

瑞士

82.6

50

巴林

63.6

5

日本

82.5

51

保加利亚

63.6

6

荷兰

82.4

52

罗马尼亚

63.5

7

中国香港

82.3

53

乌拉圭

62.7

8

英国

82.0

54

科威特

62.1

9

瑞典

81.7

55

哥斯达黎加

62.1

10

丹麦

80.6

56

菲律宾

62.1

11

芬兰

80.3

57

希腊

62.1

12

加拿大

79.9

58

印度

62.0

13

中国台湾

79.3

59

哈萨克斯坦

61.8

14

澳大利亚

78.9

60

哥伦比亚

61.6

15

韩国

78.8

61

土耳其

61.6

16

挪威

78.2

62

文莱达鲁萨兰国

61.4

17

法国

78.0

63

秘鲁

61.3

18

新西兰

77.5

64

巴拿马

61.0

19

卢森堡

76.6

65

塞尔维亚

60.9

20

以色列

76.6

66

格鲁吉亚

60.9

21

比利时

76.6

67

南非

60.8

22

奥地利

76.3

68

克罗地亚

60.1

23

爱尔兰

75.7

69

阿塞拜疆

60.0

24

冰岛

74.5

70

亚美尼亚

59.9

25

马来西亚

74.4

71

黑山

59.6

26

西班牙

74.2

72

巴西

59.5

27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73.4

73

约旦

59.3

28

中国

72.6

74

塞舌尔

58.5

29

捷克共和国

71.2

75

摩洛哥

58.5

30

卡塔尔

71.0

76

阿尔巴尼亚

58.1

31

意大利

70.8

77

越南

58.1

32

爱沙尼亚

70.8

78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57.9

33

智利

70.3

79

牙买加

57.9

34

葡萄牙

70.2

80

黎巴嫩

57.7

35

斯洛文尼亚

69.6

81

阿根廷

57.5

36

马耳他

68.8

82

多明尼加共和国

57.4

37

波兰

68.2

83

乌克兰

57.0

38

泰国

67.5

84

马其顿

56.6

39

沙特阿拉伯

67.5

85

斯里兰卡

56.0

40

立陶宛

67.1

86

厄瓜多尔

55.8

41

斯洛伐克共和国

66.8

87

突尼斯

55.6

42

拉脱维亚

66.2

88

摩尔多瓦

55.5

43

俄罗斯联邦

65.6

89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

54.9

44

塞浦路斯

65.6

90

博茨瓦纳

54.5

45

印度尼西亚

64.9

91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54.2

46

墨西哥

64.6

92

阿尔及利亚

53.8

93

肯尼亚

53.7

118

赞比亚

46.1

94

埃及

53.6

119

冈比亚

45.5

95

巴拉圭

53.4

120

斯威士兰

45.3

96

危地马拉

53.4

121

喀麦隆

45.1

97

吉尔吉斯共和国

53.0

122

埃塞俄比亚

44.5

98

萨尔瓦多

52.8

123

贝宁

44.4

99

蒙古

52.7

124

布基纳法索

43.9

100

纳米比亚

52.7

125

马里

43.6

101

洪都拉斯

52.5

126

几内亚

43.2

102

塔吉克斯坦

52.2

127

委内瑞拉

43.2

103

孟加拉国

52.1

139

也门

36.4

104

尼加拉瓜

51.5

140

乍得

35.5

105

玻利维亚

51.4

128

津巴布韦

42.6

106

加纳

51.3

129

马拉维

42.4

107

巴基斯坦

51.1

130

莱索托

42.3

108

卢旺达

50.9

131

毛里塔尼亚

40.8

109

尼泊尔

50.8

132

利比里亚

40.5

110

柬埔寨

50.2

133

莫桑比克

39.8

111

佛得角

50.2

134

塞拉利昂

38.8

112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

49.3

135

刚果

38.2

113

塞内加尔

49.0

136

布隆迪

37.5

114

科特迪瓦

47.6

137

安哥拉

37.1

115

尼日利亚

47.5

138

海地

36.5

116

坦桑尼亚

47.2

139

也门

36.4

117

乌干达

46.8

140

乍得

35.5

 

(3)G20国和金砖国家集团的表现参差不齐。美国和阿根廷(57.5,第81名)以近30分和80位的差距,分别排在榜首和末位。在G20国家中,日本以满分100分领衔健康支柱,而南非以43.2分排名第127位。在金融体系的支柱上,各国得分差异较小,如加拿大(86.1,第11名)和意大利(64.3分,第49名)之间只有不到20分。但在宏观经济稳定的支柱问题上,情况并非如此:19个成员中有11个在该支柱≥90分,而土耳其(67.3分,第116位),巴西(64.6分,第122位)和阿根廷(44.9分,第136位)仍存在不稳定性。在信息通信技术采用方面,韩国以91.3分处于领先地位,相比之下,尽管印度在IT行业充满活力,但在该支柱是表现最差的国家之一(28分,第117位)。G20经济体之间也存在着实质性的基础设施差距(日本最好,印度尼西亚垫底)。在创新能力方面各国也对比鲜明:德国(87.5分)、美国(86.5分)、日本(79.3分)、英国(79.2分)和韩国(79.2分)都是创新的标杆,其他G20国家则明显较差。

在金砖国家集团的大型新兴市场中,中国是最具竞争力(72.6分)的,排名位居28位,领跑金砖国家。俄罗斯整体竞争力(65.6分)居于其次,排名处于43位。之后是印度,排名第58位,比2017年上升了5位,得分为62.0分,是G20国家中涨幅最大。南非紧随其后,今年下降了5位,达到第67位。巴西整体竞争力(59.5分)排名相对最次,是唯一低于60分的金砖国家,排名仅为72位。

(二)全球趋势及启示

(1)要维持未来的增长和收入,所有经济体都必须致力投资于更广泛的竞争力指标。

(2)提高竞争力的基础将提高抵御冲击的能力。

(3)既然开放有利于经济增长,各国政府必须支持那些失去全球化的国家。

(4)以技术为基础的跨越式发展仍然难以捉摸。

(5)在不断变化的世界中,敏捷性和对未来准备是关键。

(6)薄弱的制度继续阻碍竞争力。

(7)对于大多数经济体而言,创新的公式仍然模糊不清。

(8)在一些经济体中,金融体系继续成为弱势的根源。

(9)共同实现平等、可持续发展和增长是可实现的,但需要积极主动、有远见的领导。

(三)中国的全球竞争力情况

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从贸易角度讲是最大的经济体),正处于向经济发展新阶段过渡的关键时刻。在“新常态”下,中国致力于推动投资和出口驱动的经济增长模式向消费和服务业驱动的经济增长模式转变。在此背景下,中国越来越关注创新。

2018年全球竞争力报告显示,中国的人口数达到了13.90亿,人均GDP达到了8643.1美元,十年平均GDP增长率为7.9%,远超过排名第1的美国(1.4%),GDP占比重为18.25%,占到世界GDP的近五分之一。

在2018年全球竞争力指数4.0排名中,中国得分72.6分,排名世界第28位具体情况见附表4。高于得分最低经济体乍得37.1分,但低于排名第1的美国13分。由于中国的重大贡献,东亚和太平洋成为了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地区,约占全球增长的三分之一。在GCI4.0中涵盖的10个发展中经济体,有9个在2017年实现了3%的增长,其中,中国的经济增长达到了6.6%,远远超过了该地区发达经济体的平均增长水平2.9%。

附表4              中国在2018年全球竞争力指数4.0中的具体情况

指标名称

得分

排名

支柱1:制度 0-100(最佳)

54.6

65

1.01有组织犯罪的商业成本 1-7(最佳)

60.7

80

1.02谋杀率 /十万人

99.6

15

1.03恐怖主义发生率 0(非常高)-100(无发生率)

96.4

111

1.04警察服务的可靠性 1-7(最佳)

59.8

63

1.05社会资本 0-100(高)

41.0

125

1.06预算透明度 0-100(最佳)

50.0

77

1.07司法独立 1-7(最佳)

58.2

45

1.08法律框架应对法规挑战的效率1-7中的效率(最佳)

51.5

34

1.09新闻自由 0-100(最差)

21.7

140

1.10政府管制负担 1-7的负担(最佳)

56.3

18

1.11法律框架在解决纠纷中的有效性 1-7(最佳)

51.9

47

1.12电子参与 0-1(最佳)

90.5

29

1.13政府未来导向 1-7(最佳)

56.3

32

1.14腐败发生率 0-100(最佳)

41.0

66

1.15产权 1-7(最佳)

59.6

53

1.16知识产权保护 1-7(最佳)

58.3

49

1.17土地管理质量 0-30(最佳)

61.0

51

1.18审计和会计准则的力量 1-7(最佳)

59.1

75

1.19利益冲突监管 0-10(最佳)

50.0

95

1.20股东治理 0-10(最佳)

47.0

90

支柱2:基础设施 0-100(最佳)

78.1

29

2.01道路网络质量 0-100(最佳)

88.4

17

2.02道路基础设施质量 1-7(最佳)

59.7

42

2.03铁路密度   公里/平方公里

17.5

58

2.04列车服务效率 1-7(最佳)

59.0

25

2.05机场连接   得分

100.0

2

2.06航空运输服务效率 1-7(最佳)

60.7

63

2.07班轮运输连接 0-157.1(最佳)

100.0

1

2.08海港服务效率 1-7(最佳)

58.6

48

2.09电气化率   %人

100.0

1

2.10电力质量   %输出

98.8

21

2.11接触不安全饮用水   %人

89.4

75

2.12供水可靠性 1-7(最佳)

64.9

68

支柱3:信息通信技术采用 0-100(最佳)

71.5

26

3.01移动蜂窝电话用户 / 百人

87.2

94

3.02移动宽带用户 / 百人

n/a

45

3.03固定宽带互联网用户 / 百人

53.7

36

3.04光纤互联网用户 / 百人

n/a

7

3.05互联网用户 %人

53.2

82

支柱4:宏观经济稳定 0-100(最佳)

98.3

39

4.01通货膨胀年率变化百分比

100.0

1

4.02债务动态 0-100(最佳)

96.6

39

支柱5:健康 0-100(最佳)

87.0

44

5.01健康预期寿命 年

87.0

43

支柱6:教育和技能水平 0-100(最佳)

64.1

63

6.01平均受教育年限

52.0

97

6.02员工培训程度 1-7(最佳)

58.3

35

6.03职业素质培养 1-7(最佳)

58.9

40

6.04毕业生技能 1-7(最佳)

59.1

37

6.05在职人口中的数字技能 1-7(最佳)

61.0

45

6.06找到熟练员工的容易度 1-7(最佳)

59.7

44

6.07预期受教育年限

75.2

77

6.08教学中的批判性思维 1-7(最佳)

56.1

24

6.09小学教育生师比

83.6

52

支柱7:产品市场   0-100(最佳)

57.4

55

7.01税收和补贴对竞争的扭曲效应 1-7(最佳)

51.7

45

7.02市场主导程度 1-7(最佳)

58.9

24

7.03服务竞争 1-7(最佳)

61.9

89

7.04非关税壁垒的普遍存在 1-7(最佳)

58.1

57

7.05贸易关税 %

18.7

124

7.06关税的复杂性 1-7(最佳)

89.2

44

7.07边境通关效率 1-5(最佳)

57.1

31

7.08服务贸易开放 0-100(最差)

63.4

74

支柱8:劳动力市场   0-100(最佳)

59.3

69

8.01冗余成本

51.3

114

8.02招聘和执业 1-7(最佳)

57.7

23

8.03雇佣及解雇实务 1-7(最佳)

59.6

52

8.04工资厘定的灵活性 1-7(最佳)

60.5

98

8.05积极劳动力政策 1-7(最佳)

58.2

28

8.06劳工权益 0-100(最佳)

59.8

105

8.07雇用外国劳工的容易度 1-7(最佳)

58.0

36

8.08内部劳动力流动 1-7(最佳)

57.5

72

8.09依赖专业管理1-7(最佳)

59.0

46

8.10薪资和生产力 1-7(最佳)

60.5

27

8.11女性参与劳动力 %

79.4

46

8.12劳动税率 %

44.3

139

支柱9:金融系统   0-100(最佳)

71.9

30

9.01国内对私营部门的信贷 %   GDP

100.0

9

9.02中小企业融资 1-7(最佳)

57.2

31

9.03风险投资的可用性 1-7(最佳)

57.0

10

9.04市场资本值 %   GDP

65.6

30

9.05保险费 % GDP

47.4

43

9.06银行的稳定性 1-7(最佳)

58.1

90

9.07不良贷款 %贷款组合价值

97.5

29

9.08信用差距百分比

74.2

135

9.09银行监管资本比率

90.5

113

支柱10:市场规模0-100(最佳)

100.0

1

10.01国内生产总值(GDP)

n/a

1

10.02货物和服务进口 % GDP

n/a

130

支柱11:企业活力 0-100(最佳)

64.6

43

11.01创业成本人均GNI %

99.7

13

11.02创业用时 天

77.5

106

11.03破产恢复率

39.7

69

11.04破产监管框架 0-16(最佳)

71.9

38

11.05创业风险态度 1-7(最佳)

58.4

28

11.06授权意愿 1-7(最佳)

58.5

50

11.07创新公司成长 1-7(最佳)

57.2

39

11.08接受颠覆性想法的公司 1-7(最佳)

53.8

24

支柱12:创新能力 0-100(最佳)

64.4

24

12.01就业人员多样性 1-7(最佳)

56.2

77

12.02集群发展阶段 1-7(最佳)

59.6

29

12.03国际共同发明申请 /百万人

21.1

45

12.04多方参与合作 1-7(最佳)

57.3

29

12.05科学出版物H指数

96.5

14

12.06专利申请 /百万人

47.5

32

12.07R&D经费内部支出 %GDP

68.9

18

12.08研究机构卓越指数

100.0

2

12.09买家成熟度 1-7(最佳)

58.2

19

12.10商标申请量 /百万人

79.1

45

 

中国的市场规模(100分,第1位)名列前茅。其中,国内生产总值排在世界第1位,使其优势所在,货物和服务进口排在世界第130位,急需改善。

中国的创新能力(64.4分,第24位)具有明显优势。其中,研究机构卓越指数得分为100.0分,排在世界第2位;科学出版物H指数得分为96.5分,排在世界第14位;R&D经费内部支出得分为68.9分,排在世界第18位。此外,中国已经成为某些特定领域的重要参与者,且已经超过许多发达经济体,在G20国经济体中与意大利(65.8分)相近,与澳大利亚(69.8分)差距不大,比印度(53.8分)和俄罗斯(50.7分)均高10分以上。但仍然落后德国、美国和瑞士等领先者约20分。为了赶上这些“超级创新者”,中国需要提高软件创新驱动力的表现,例如:多元化、协作和开放的各个方面。

中国的ICT采用(71.5分,第26位)领先东亚及太平洋地区。中国的ICT距离竞争力前沿不到30分,高于东亚和太平洋地区平均得分14.7分,但仍低于发达经济体平均得分10.9分。其中,光纤互联网用户数排在世界第7位。

在基础设施(78.1分,第29位)方面,中国的班轮运输连接、电气化率排在世界第1位,机场连接排在第2位,均处于世界前列,其显著的成就归因于中国庞大的市场规模。但仍然距排名第1的新加坡17分,主要是由于铁路密度、航空运输服务效率、接触不安全饮用水的比重及供水可靠性的影响。

中国的金融体系(71.9分,第30位)领先很多国家。其中,国内对私营部分的信贷达到100.0分,排在世界第9位,风险投资的可用性达到57.0分,排在世界第10位,比很多普通高收入经济更为先进。但也存在特定的脆弱性,主要是受私人信贷快速增长的威胁。

从积极的角度来看,中国的制度框架(54.6分,第65位)需要进一步改善,政策制定者还应通过促进国内和国外竞争(57.4分,第55位)以及解决劳动力市场中的各种低效率和僵化问题,为公司提供更公平的竞争环境(59.3分、第69位)。

三、《全球竞争力报告》评价方法

在《全球竞争力报告》中,每个国家(经济体)的总体竞争力绩效用一个复合指标来体现,可称为“综合竞争力指数”。具体方法如下:

第一步:识别并替换异常值。如果一个国家的指标值高于其他国家的平均值加上两倍标准差,则这个国家的指标值被确定为正异常值;如果一个国家的指标值低于其他国家的平均值减去两倍标准差,则这个国家的指标值被确定为负异常值。这两种异常值需要分别被替换为所有国家在所有年份中的最大值和最小值。

第二步:确定指标参评年份。由于参评国家较多,且各国统计制度不同,搜集资料的周期也不大一样,因而在参评指标的年份上难以取得完全的一致。一般的参评年份将比《全球竞争力报告》发布年份滞后一年或两年,如《全球竞争力报告2018》多数指标的参评年份是2017年或2016年。

第三步:估算缺失值。在GCI4.0对缺失的数据点进行了估算。每个指标的估算方法都是基于计量经济模型或同行国家的绩效。基于回归方法的估算值对应于使用特定指标的跨国普通最小二乘回归的预测值。这些是根据它们与因变量的非缺失值的相关性来选择的。同等国家的估算包括使用同等群体的平均分数来填写该群体中某个国家的特定指标缺失值。估算值用于计算目的,但未在排名表中进行排序和报告。

第四步:为了允许复合不同性质和大小的指标,进入GCI的每个指标是基于最小-最大的方法,把每个指标的值转换为一个从0到100不等的“进度分数”单位,然后将这些标准化分数组合起来产生支柱和指标分数。正式的,每个指标根据以下公式重新调整:

 image.png     

其中valuei,c是国家c指标i的原始值,最差表现(wpi,c)是指标i在边界的最低可接受值,c对应于最佳可能结果。根据指标,边界可以是政策目标或愿望,最大可能值或数字来自分布的统计分析(例如:第90或第95百分位数)。如果某个值低于最差性能值,则其得分为0;如果一个值高于边界值,其分数上限为100。如果指标中较高的值对应较差的结果(例如:恐怖主义发生率),则归一化分数变为100减去上面的表达式,因此100总是对应于理想的结果。

第五步:计算综合竞争力指数(SII)。综合竞争力指数为所有评价值的加权平均。

本文在撰写过程中由于资料的缺失及能力和条件限制,肯定会存在一些不尽人意之处,在此恳请研究者和阅读者提出宝贵意见,以利于在今后的研究分析中得以改进!



① 详细评价内容可参阅http://www.liven.org.cn/report.aspx。


(资料来源:本站)

发表评论(已有0条评论)
点击查看
欢迎您>匿名用户

京ICP备05079499号
版权所有:北京立言创新科技咨询中心
CopyRight 2002年1月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