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
会员注册
*
*
*
我已阅读并同意账号使用协议
忘记密码
*
*
*
*
信息提醒

确 定
信息提醒

确 定 取 消
在线客服
立言动态

北京、上海创新中介创新能力保持引领地位

   

创新中介服务是伴随着经济社会与科学技术的发展需求而逐步发展起来的新兴产业,将随着市场的不断开放,成为未来区域发展的一个重要经济增长要素。

“中介”的概念历来是和“服务”的概念相联系的,中介其实就是一种服务。“中介”通常是指作为事物之间联系环节和事物转化、发展的中间环节,在不同事物之间起着居间联系、沟通、服务和平台的作用。创新中介则是指在创新过程中起着居间联系、沟通、服务和平台作用的活动。从事创新中介活动的机构或单位被称为创新中介机构。

从国内技术中介服务机构的发展历程看,可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上世纪80年代初至90年代初,其主要特征是政府主导型技术中介机构(技术贸易机构、企业孵化器、生产力促进中心)的兴起;第二阶段是上世纪90年代末至今,其主要特征是民营技术中介服务机构(科技推广和技术交流服务业企业)的迅速发展。

从我国近年来创新中介机构的活动看,服务内容十分宽泛。在科技管理部门所认定的创新中介的活动内容是“四技”,即: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技术咨询和技术服务。但在现实中,许多拥有一定研发实力的技术中介机构还从事(为技术需求方的)技术开发或合作技术开发;自行研发(或购买的)技术成果的转让,直接为技术需求方提供技术咨询和技术服务。此外,甚至有一些创新中介机构还从事高技术产品或设备的维护和技术指导。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我国市场经济体制的逐步完善,创新中介活动得到了迅速的发展,除原来隶属于县、乡镇的农业技术(畜牧技术)推广站历来从事的就是面对农牧业生产活动的技术服务,以及专门从事研发活动的科研院所在改革中开拓了活动范围,涉足于创新中介活动外,服务内容已由上世纪80年代初期单一的专业咨询向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技术服务、技术咨询、企业诊断策划、市场调查与市场信息服务、企业和项目孵化、创业服务、风险投资等多种形式的服务转化。可以说到目前为止国内已经逐步发展形成了服务内容较为全面,服务范围十分广泛的创新中介服务体系(参见图1)。

image.png


在构成创新中介服务体系的机构中,有些在计划经济体制时就已经存在,如银行等金融部门、科技情报与文献机构;有些虽然兴起于改革开放,但其发展形式和业态已趋于稳定和成熟,且并非专门针对创新活动,如人才中介服务、会计服务、法律服务、中试基地等。另外一些机构,如技术市场和技术贸易服务机构、科技企业孵化器、大学科技园(包括各种形式的创业园)、国家技术转移示范机构、生产力促进中心等服务机构等,均与创新活动有着较为密切的联系,是科技体制改革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它们在科技服务方面具有不同的功能,在促进技术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的过程中都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因而构成当前乃至今后一段时期创新中介服务体系的主体,应该成为本课题的主要研究对象。从行业的角度,专业技术服务业和科技推广和应用技术服务业也应该成为本课题关注的重点。

国内创新中介服务活动大体上具有以下一些特点:一是“官办”色彩浓厚。尽管存在着多如牛毛的民营技术推广与科技交流服务业企业,但唱主角的还是有政府背景的“官办”或“半官办”创新中介。二是多为隶属于上级部门或院所的非独立单位,有些虽独立但属于事业单位企业化管理,还有些作为独立核算企业在工商管理部门注册时,按国民经济行业分类划归于咨询业。三是活动内容较为规范,其活动内容多为:依托科技院所的技术成果进行推广,组织大专院校、科研院所与企业之间的科技协作,促进技术成果向企业的转让;围绕新产品开发,为技术引进、消化、吸收及国产化提供技术咨询;组织技术情报网,收集国内外技术情报资料和样品,为企业技术开发决策服务;组织国际技术交流活动等,很少涉及商品的推销和买卖。

我中心于2015年起研制《中国区域创新中介创新能力评价报告》年度报告,对中国区域创新中介创新能力进行研究,对全国及各地区创新中介的总体创新能力,以及从服务环境、要素投入、服务水平、服务效果进行评价。

一、创新中介创新能力评价

随着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深入实施,全国创新中介总体创新能力有所提高。北京、上海的创新中介创新能力最高,引领发展的地位愈加凸显,天津、广东、江苏紧随其后。从地区分别看,东部地区保持优势同时,中、西部地区的创新中介创新能力也在进步。

《报告》显示,全国创新中介创新能力总指数达到47.54%,比上年提高了3.98个百分点。从各地区创新中介创新能力看,可将全国31个地区可划分为四类(参见图2):

第一类是创新能力高于全国平均水平(47.54%)的地区,包括北京、上海、天津、广东、江苏和湖北。

第二类是创新能力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但高于30%的地区,包括浙江、陕西、安徽、山东、四川、湖南、重庆、福建、吉林、河南、辽宁、江西和黑龙江。

第三类是创新能力在30%以下,但高于20%的地区,包括山西、贵州、河北、广西、甘肃、青海、宁夏和内蒙古。

第四类是创新能力在20%以下的地区,为云南、海南、新疆和西藏。

位次上升最快的地区是河北,比上年上升4位;河南比上年上升3位。位次下降最快的地区是黑龙江,比上年下降5位。

与上年比较,有27个地区高于上年平均水平,北京创新中介创新能力突破80%,上海突破70%。河北高于全国平均增幅(3.98个百分点);安徽、新疆、黑龙江和海南4个地区低于上年水平。


image.png

二、服务水平明显提高

2018年,我国全国科技企业孵化器累计毕业企业数达到139396个,创新中介机构总收入达到489.67亿元,比上年增长了17.22%;技术交易总额增长了31.83%,万人技术交易总额增加了605.14万元;高新区技术收入增长了17.94%,万名高新区就业人员技术收入增加了161.90万元。

从地区分布看,区域创新中介收入差异显著。东部地区创新中介呈现很高的集中度。区域创新中介服务水平指数普遍增长。其中,东部地区的河北,西部地区的四川,增长幅度均超过10个百分点。

河北创新中介服务水平指数比上年上升5位,主要因为创新中介机构总收入比上年增长了86.30%,技术转移示范机构促成项目成交金额增长了374.22%;西部地区的四川创新服务水平指数比上年上升6位,是单位技术转移示范机构促成项目成交金额提升较快,位次上升至全国第4位;天津、福建、山东均比上年上升3位。

此外,北京创新中介的高新区技术收入和技术交易总额也遥遥领先于其他地区。高新区技术收入达到11174.28亿元,占全国近三成(28.44%);技术交易总额为7204.98亿元,占全国的20.36%。

三、中部地区提升最快

推动中部地区崛起是党中央做出的重要决策,创新中介创新能力中部地区四个一级指标值均高于上年水平。其中,服务环境指数、要素投入指数和服务效果指数的增幅均高于东西部地区,服务水平指数的增幅高于西部地区。

与上年比较,中部地区创新中介服务环境指数提高了3.48个百分点,其中,湖南比上年上升2位;湖北比上年上升1位。要素投入指数比上年提高了2.36个百分点,江西比上年上升3位;河南比上年上升2位。服务效果指数比上年提高了2.48个百分点,江西比上年上升4位。服务水平指数比上年提高了3.33个百分点。

四、京津冀协同发展成效显著

实现京津冀协同发展是一个重大国家发展战略。为此,北京市制定了加强全国科技创新中心建设重点任务实施方案,部署了建设京津冀协同创新共同体的16项任务和2个项目。

京津冀协同发展在弥补河北创新中介短板上取得了明显成效。河北创新中介创新能力指数在全国的位次再次上升4位,排在全国第22位。服务水平指数排在第18位,比上年上升5位;要素投入指数排在第13位,比上年上升4位。

2018年京津冀创新中介投资为383.83亿元,占到全国21.44%,其中,河北创新中介投资增长最快,比上年增长了121.97%。

京津冀创新中介就业人员达到10706人,占到全国10.59%,河北比上年增长了25.30%。

河北创新中介机构总收入达到13.96亿元,交易额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达到0.04%,孵化器总收入比上年增长了124.08%,技术转移示范机构促成项目成交金额增长了374.22%;对河北而言这是一个明显的进步。

京津冀地区与长三角相比较,最为明显的差异就是地区间发展不平衡。从创新中介创新总指数看,京津超强,历年均排在全国前三位。而河北偏弱,综合创新中介创新能力排在20位以外。深入贯彻国家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一步步落实各项决策,在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的同时,促进区域协调发展,是京津冀共同面临的重大问题。

五、创新中介的不足

在取得进步的同时,创新中介创新能力评价也反映出一些值得重视的问题。

从全国创新中介创新能力的角度看,一是创新中介场地面积减少。国家大学科技园场地面积比上年下降了10.74%,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孵化场地面积下降了4.59%,生产力促进中心办公面积下降了9.58%,每万人口创新中介服务面积下降了23.14平方米/万人。二是国家大学科技园管理机构从业人员数下降了0.68%,国家级示范生产力促进中心人员数下降了11.66%。三是生产力促进中心政府投入减少,比上年下降了8.59%。年总服务收入比上年下降了23.55%。四是创新中介机构总收入与GDP比值、技术推广和应用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有待提高。

从各地区创新中介创新能力看,内蒙古、云南、海南、新疆、西藏5个地区的创新中介创新能力指数持续排在全国最后五位。其中东部地区的海南、西部地区的新疆创新中介创新能力指数持续下降,均是因为要素投入指数下降较快,每万人口创新中介服务面积、创新中介就业人员占全社会就业人员比重、技术推广和应用服务业就业人员占全社会就业人员比重都有所下降。

东北三省中的黑龙江是创新中介创新能力指数位次下降最快的地区,主要是服务环境和服务水平下降幅度较大。研究与发展(R&D)人员数比上年下降了21.62%;地方财政科技支出比上年下降了15.74%;高新区技术收入下降48.71%,万名高新区就业人员技术收入减少了885.42万元;单位技术转移示范机构促成项目成交金额减少93.46万元/人。

西藏是创新中介创新能力最落后的地区。西藏中小科技企业大多底子薄,企业自主创新能力弱,资金筹措难更是制约企业发展的“瓶颈”。服务环境、服务效果均排在全国最后,人力投入、研究与发展(R&D)经费、地方政府投入不足。


(资料来源:本站)

发表评论(已有0条评论)
点击查看
欢迎您>匿名用户

京ICP备05079499号
版权所有:北京立言创新科技咨询中心
CopyRight 2002年1月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