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
会员注册
*
*
*
我已阅读并同意账号使用协议
忘记密码
*
*
*
*
信息提醒

确 定
信息提醒

确 定 取 消
在线客服
国外报告<<2011国际产权指数报告
标       题  2011国际产权指数报告
课  题  组  PRA(华盛顿产权联盟)
年        份 2011 页       数 24
发布日期 2016/1/27 13:45:53 下载次数 0次
详细内容


前  言

 

 

私有财产和集体主义:管理浮士德式交易

理查德 E.瓦格纳

 

如果你在谷哥图片中搜索“朝鲜半岛的夜晚”,你会看到各式各样的卫星图片,但是它们均呈现出韩国是明亮的而朝鲜是黑暗的。在中国和日本相邻的区域也有如此类似的图片。这些区域虽然也是明亮的,但是中国没有日本亮。据说一幅图胜过千言万语。在这方面,那些取自于太空的照片告诉我们产权是如何促进人类繁荣的,而集体主义却在损害它。

这个故事并不是新的。在古代,至少追朔到古希腊时代柏拉图与亚里士多德关于抚养孩子的争论。柏拉图提出孩子应该大家一起养,以防止一些孩子因为他们的父母用特殊的方式进行教育而获得优势。亚里士多德指出柏拉图的方案会导致所有的孩子都受到同样的漠不关心,这将毁掉所有的孩子。

这个古老的争论与比较朝鲜和韩国的时候是一样的。北朝鲜建立在公共财产产权上,韩国建立在私有财产产权上。人们对发展公共财产缺少激励,但是却有强烈的动力去滥用它。假设一个湖由一千名相邻的居民所共有。捉到小鱼的人有强烈的动力留下鱼仔,是不是将其放回留给其它人去捕捉。一只小鱼总比没有鱼好。因此,正如埃莉诺管理下的议院所解释的那样:公共财产如果不以自愿的方式管理将遭受毁坏。

然而世界给我们展现了大量的人类管理的特殊安排,虽然表现复杂,但都基于两个简单的原则。一个是私有产权,这要求个人对自己的行为负经济责任。另一个原则是公共财产,这是价值向全社会扩散的结果。基于私有财产给我们带来了韩国的明亮,基于公有财产则给我们带来了朝鲜的黑暗。

18世纪后期,亚当﹒斯密说:“除了和平、低税收和司法公正外,几乎没有什么是将一个国家从最低的野蛮带到最高程度的富裕所必需的了;其它所有带来的都是很自然的事情”。史密斯的结论给我们提出了一个难题。普遍认为自由与富裕确实要优与奴役与贫穷。然而自由和富裕并没有主宰人类历史,并且远不及今天普遍。人类的互动只是不完全地受制于私有财产的原则。在一个全球都渴望自由与富裕的情况下,我们怎么能在全球通过人类管理机构限制私有财产呢?技术和道德问题都限制了私有产权。

作为技术问题,私有财产需要一个合适的行政机制。必须建立所有对象的所有权并进行记录。同样所有权转移也必须记录下来。这样的记录是必要的,它可以帮助解决将来不可避免出现的纠纷。解决争议也需要开发相应的制度和程序。这种开发可以才采用不同的路线,并且可以以不同的质量进行操作。此外,行政制度将会由那些不同技术水平与公正程的人来操作。在私有财产治理中所需要的天赋和能力是多种多样的。

虽然技术上的问题不应当被低估,但是最严重的障碍肯定是道德问题。管理人类私有财产既需要人们拥有对他们行为的经济后果负责任意识,也需要他们克制自己不侵犯他人的财产。你可以经商,但是你必须不干涉他人经商的平等权力,哪怕是对你生意上的竞争对手。如果你的事业做的不好,你应该承担损失。克制使一个有道德的人为损失和收益负责任。

道德总是被政府行为破坏,在一些国家中更加严重。政府权力常常形成一种浮士德式交易:政府可以运用权力来做好事,但同样也可以形成危害。好事指政府使用权力保护私有财产,正如有效地保存记录和执行公正的司法。但是权力从来就不只是用来做好事的;这就是工作中的浮士德式交易。政府需要大量的税收来支持他们从事的普遍有益的活动。但是政府永远不会为他们对税收和权力的欲望而感到羞怯。

公正的司法需要适度的税收并要求政府作为社会生活的背后参与者。政府官员就像舞台工作人员。但是政府可以利用税收和管理力量将他们的官员推到舞台的中心。这很容易发生,并且常常造成恶果,正如最近的信贷危机一样。

本质上,信贷是是我们运用私人财产的一个简单合同。贷方将财产使用权交给借方。如果借方不根据合同归还财产,政府应当帮助借方强制执行合同的各项条款。

信贷合同所有的并发症都是政府工作人员强制他们到舞台中心所造成的。信贷合同不再是简单的借款人与贷款人之间的关系。在这种关系中,政府已经以很多种特殊方式成为积极的参与者,这使得他们偏离了司法公正。一些政府行为保护借款人不偿还他们的贷款。另一些政府行为强制贷款人发放那些在司法公正时不能发放的贷款。然而其它政府行为对支持政府官员活跃到舞台中心的行为提供奖励。

在琼﹒雅各布斯专横的生存体系中,她将一个健康的社会描述为两个截然不同的道德媒介:商业的和守法的。在这个社会结构的内部,商业特征的壁垒占据着舞台的中心,并且守法的特征通过司法的公正支持着商业的发展。权力有可能包含在一个健康的社会当中,但是它永远不会被驯服。一定程度的权力打断了商业和法制之间的结果,琼﹒雅各布斯将其描述为“巨大的道德差异”。不是通过开发更好的产品来竞争,而是努力通过支持政府限制其它人的竞争能力。不是通过强制性的商业合同,而是将政府官员转移到舞台中心变成商业活动的参与者。

尽管我们看到全世界管理人类系统的关系十分复杂,但是管理当中的确只存在两种相悖的原则。一种是通过私人产权和个人责任。另一种是通过公共财产和集体责任。在私有产权当中,我们是自身行为的主导者,我们与其它人在法律上是平等的。相比之下,在集体主义当中,我们的行为大多受那些对我们拥有统治权的人的影响,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地位和、对顺从和祈求的态度的影响。

这两种原则都没有其纯粹的形式,当然也不可能有。然而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认为,知识产权联盟所促进的产权意识是真正的人权基础,这将有助于全球自由的传播和人类的繁荣。

 

 

 

 

 


京ICP备05079499号
版权所有:北京立言创新科技咨询中心
CopyRight 2002年1月 All Rights Reserved